你的位置:河南笃铭实业有限公司 > 服务项目 >

纯爱推文:娱乐圈《被指婚给对家之后》《哦莫,我头呢》

推文:纯爱/主受/娱乐圈文

1.《被指婚给对家之后[娱乐圈]》

作者:独行醉虾

顾念秋当了二十几年的普通人,一朝体检,突然被通知匹配上了信息素;

而且号称对方与他完美契合,绝对的理想恋人,不满意包退;

被忽悠去相亲的顾影帝一进门,看见对面坐着自己的对家……

顾念秋:“抱歉,我不喜欢比我小的。”

奕铭:“前辈,我也觉得不太合适。”

强制相亲一个月后……

撕得腥风血雨的粉丝:我家哥哥怎么回事?怎么又被拍到和对家同框??嗯???

娱乐圈A/O,年下醋精小狼狗X顶流高冷病美人,甜,生子,日常

节选片段:

杜医生看到了帐篷口的人,没作声,笑道:“重感冒么,就是得慢慢养,急也急不来的……你放松些,拳头不要握这么紧。”

顾念秋松开拳头,按住酒精棉。

奕铭靠在帐篷前头,轻声道:“杜医生,我的抑制剂用完了。”

顾念秋压制着呼吸,身后人隔他十几米,但光靠声音便能让他浑身绷紧,本能地感到心悸。

医生道:“你在发烧,不能打。平日里多忍忍,我给你开两片口服的药。”

“好,”奕铭笑了笑,“那我先出去了。”

就这样,别的什么也没讲,他转身出了帐篷。顾念秋盯着医生检测他的激素水平,慢慢吸气,呼气,努力平定自己的呼吸。

以为会查出来信息素严重超标,片刻后等到结果,医生却道:“你在来的路上打过药了,一切正常。”

顾念秋:“……一切正常?刚才奕铭贴着我,我感觉很不好。”

医生问:“怎么不好?”

“像是来潮的前兆,呼吸困难,腿软,发热。”

杜医生道:“不,你的激素水平一切正常。”

说着,他把检查结果递给他。顾念秋看了一眼那几个熟悉的指标水平,然后把结果叠起来,丢进了垃圾桶里,偏过头道:“正常就好,我先去排戏了。”

外面已经差不多准备完毕,顾念秋穿着戏服,被寒风吹冷了手脚,看见奕铭正坐在边上喝感冒药。

目光刚一过去,对面的视线便转了过来。奕铭的瞳色比常人更浅,被四周的白雪映着,像某种神秘的猫科类动物,让人看不透里面的情绪。

何导拿着大喇叭喊:“各就各位,第28场,场记,摄影师,演员,造型师,到这儿来集合。”

顾念秋身上的铠甲很重,走得也慢。化妆姐姐给他补了一点粉,把他的脸色化得惨白惨白,脸颊上带蹭到了“血”。

何导在给群演们讲戏,奕铭走到他身边,两人谁也没提刚才跑马的事情,互相把台词对了一遍,然后沉默地等待正式开拍。

“这一场比较难,你们两不要有压力,尤其要注意安全问题,”何导转过身来,“慢慢拍,NG几次也是常事。”

两人点头,翻身上了马。场记打板:“第28场第1次,ACTION!”

几十人的群演身着铠甲,手持长矛,开始厮杀战斗,现场陷入有规划的混乱和嘈杂。顾念秋与奕铭并肩作战,左手驾马,右手持剑,先拍的慢动作,所到之处群演配合地被击倒在地,喷出假血来。

2.《哦莫,我头呢》

作者:南村狐大仙

第一次见面,南噜噜正在满地找头,还把鼻涕悄咪咪蹭到了江宴身上。

第二次见面,江宴在正在拍戏,南噜噜跳到江宴身上,一个劲儿叨叨:“救救我、救救我、救救我……”

第三次见面,南噜噜给江宴来了个鬼压床。

江宴忍住了,左右鬼门来了小鬼就会走。

然而没想到南噜噜睡过头了,错过了鬼门开的时间。

从此,江宴家多了一个牛皮糖似的赖着不走的小鬼,江宴每天都在想方设法把小鬼送走。

他把小鬼收进盒子放在草丛里,第二天小鬼依旧乐呵呵地叼着棒棒糖跟在他屁股后头。

他拍完戏故意把小鬼丢在外面,第二天小鬼还会坐在他旁边咔嚓咔嚓吃小饼干。

最后他决定把小鬼送到冥兵手里,让他们把小鬼带回地府,结果没多久小鬼伤痕累累哭着找到他,怀里护着为他准备的生日蛋糕。

小鬼哭的可怜:“宴宴,你差点把我弄丢了”

江宴颤抖着手,心一瞬间疼的无以复加。

他把南噜噜抱进怀里:“对不起,以后再也不弄丢你了……”

人们知道影帝江宴家养了个漂亮的男生,江宴简直把人宠上了天,男生在家摔了一跤,江宴都会紧张地放下工作跑回去看。

再后来,江宴把男生带在身边,形影不离。

但是南噜噜要走了,鬼门开的时间再次到了。

南噜噜知道自己是鬼,迟早要回地府的,他偷偷离开了江宴,回到地府。

可是刚回去不久,冥兵突然把他绑了起来,说他惹怒了冥王。

南噜噜惊恐的以为自己小命不保,可当他看到面前的王座上那个熟悉的俊美男人时,脑袋轰的一声……

江宴……居然是自己的大boss!

“你想跑哪儿去?”男人钳住南噜噜的下巴,强迫他抬起头。

南噜噜揪紧了衣服,颤抖着声音狗腿似的笑:“跑……跑到你心里去你信不信……

“这是你说的,不许反悔。”

几天后——

南噜噜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犯蠢讲那种话,导致自己现在连床都下不了……

高冷腹黑冥王X软萌笨蛋可爱鬼

节选片段:

第二天一早,南噜噜醒来就发现江宴不见了,小鬼睡得迷迷糊糊,以为江宴丢下他跑了。

南噜噜急匆匆的跳下床,结果走的太急,出卧室的时候啪叽一下滑倒了。

小鬼趴在地上伤心的要哭。

面前却突然出现一双干净的居家拖鞋,小鬼呆愣愣地顺着长腿往上看去——

江宴正双手交叉抱胸靠在门边,好整以暇地瞧着他,狭长的凤眸里带着一丝笑意。

“宴儿……”小鬼委委屈屈地瘪着嘴,伸手扯住江宴的裤子要起身。

江宴被南噜噜的动作整的猝不及防,裤子差点被这只蠢鬼扯下来,男人的脸一黑,伸手按住小鬼的手。

南噜噜眨了眨眼睛,乖巧的收回了手,自己吭哧吭哧爬起来。

爬到一半,南噜噜突然抱着江宴的大腿就坐地板上了,小手抱住江宴的大腿,委屈的控诉:“宴儿,你为什么不等我起床……”

江宴嘴角一抽:“……我等你起床干什么?”

“呜……我以为你丢下我了……”南噜噜抱着江宴的大腿一顿乱蹭,鼻涕泡儿都蹭上去了。

江宴眼皮一跳,忍着怒气把小鬼一把提起来:“以后别乱碰我。”

小鬼歪了歪脑袋:“为什么?”

江宴看了眼裤腿上的液体,甚至连原因都不好意思说出口来,这小鬼已经是第二次把鼻涕蹭他身上了。

江宴闭了闭眼,扔下一句:“我去洗个澡。”

图源网络,与正文无关,侵权致删!





Powered by 河南笃铭实业有限公司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建站 © 2013-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